0

    当下转播商依然在就缺失的场次(单回合淘汰制减少了6场欧冠和8场欧联杯比赛)与欧足联进行协商

    2024.02.24 | admin | 17次围观

      

      往年一票难求的欧冠决赛,本赛季也是空场举行。

      2019/2020赛季的欧洲俱乐部赛事经历数月的推迟后终于陆续完赛,其中欧冠和欧联杯赛事采用的单回合淘汰制甚至带来了超越以往的收视率。

      数字的增长无法消除疫情带来的深远影响,当下转播商依然在就缺失的场次(单回合淘汰制减少了6场欧冠和8场欧联杯比赛)与欧足联进行协商,希望欧足联退回相应的转播费。

      与此同时,在亚洲,转播商DAZN集团也和日本J联赛重新修订了转播合同,在延长两年合同的情况下,覆盖长达12年的合同中,支付给J联赛的转播费每年平均下降了11.1%。

      单场淘汰制后,欧联和欧冠的收视数据都有上涨。

      欧冠、欧联收视上涨却无法回避问题

      “我对过去的赛程表有所怀疑,这需要太多的时间进行淘汰赛了,今年的改变是令人兴奋的,收视率非常高。也许现在更多人都选择待在了家里,但这些比赛确实非常精彩。”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在过去近一个月中都反复提及单回合淘汰制带来的利好。

      他的论调并不像是疫情之下的危机公关,一定程度上也得到了一些转播商的认同。Univision(联视控股)负责体育版权采购的执行副总裁康拉德接受《体育商业》采访时就认同收视率上涨的说法:“过去几周里,我们经历了观看人数最多的1/8决赛、1/4决赛和半决赛,在停赛那么久之后,新赛制起到的作用是积极的。”

      数据显示,Univision等媒体公司在单场比赛上的收视率增幅明显。今年的欧冠半决赛吸引的观众人次比上赛季半决赛的第一回合和第二回合分别都多出了约30%。

      不过,数字增长的背后还是存在一些无法回避的问题。

      ——新赛制让比赛减少了,欧冠和欧联加起来比往年少了总共14场比赛,单场比赛收视率的提高并不能覆盖场次缺失造成的整体影响。

      ——更关键的是,转播商们认为他们先期支付的转播费中需要获得一部分相应的退款,毕竟已经完成的采购是针对一个完成的赛程,他们不应该为不存在的那些比赛场次支付费用。

      媒体转播商要求退款弥补损失

      在法国购买了欧冠和欧联版权独家版权的电信集团Altice是目前唯一一个公开表示要求欧足联退款的公司。早前,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德拉希吐露,“我们已经在去年7月支付了1.75亿欧元,而在今年1月我们又支付了1.75亿欧元,但问题是自从三月中旬以来,我就没看到有人上场,我们不会为没有得到的东西买单。”

      与大多数国内联赛转播分三、四期付款合同不同,欧冠和欧罗巴联赛的合同要求转播商分两期付清所有款项。第二笔款项在1月份支付,这意味着在3月中旬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欧洲杯停摆前,转播方已经全额支付了本赛季的欧战比赛费用。

      现在问题抛给了欧足联,欧足联方面坦承愿意解决这个问题,但到底应该退回多少金额依然被打上了一个问号。因为欧足联在给出答案前首先必须和参赛俱乐部达成一致意见,即参赛俱乐部同意削减电视转播的分成。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欧联杯受到的影响比欧冠更大。一方面欧联杯缺失的场次更多,更重要的是,欧联杯更加依赖电视转播收入。这项赛事中,俱乐部获得的收入总额5.1亿欧元中,有近1/3也就是1.68亿属于电视转播分成(其他为参赛奖金、赢球奖金),相较之下,欧冠联赛的这个比例相对较低。

      目前的形势下,各方对于转播版权费的退款进度并不乐观。

      如今欧足联主席切费林也头疼转播费的问题如何处理。

      比利时电信公司Telenet的长期顾问皮埃尔·梅斯认为欧足联处在一个强势的地位,“因为他们拥有足球世界最好的产品,况且钱已经进入了他们的口袋,我相信欧足联会支持部分退款,但退款的数额很难说。”

      体育和娱乐营销公司Octagon(八方环球)高级副总裁兼全球媒体权利咨询主管丹尼尔·科恩接受《体育商业》采访时认为,欧足联不应该采取强硬态度。落实到具体补偿的事宜,他并不掩饰情况的复杂性,“每家转播商都有自己的立场,从复赛中产生了多少收入不尽相同,其间存在着差异化,我相信版权所有者希望支付更少的现金退款,但他们需要通过其他行为维护好和转播商之间的合作关系。”

      商业角度,单回合淘汰制不具可复制性?

      当下对于法国Altice这样的合作伙伴来说,他们几乎不能接受现金以外的任何补偿。Altice已经表示未来将退出对欧足联俱乐部比赛转播权的竞标。

      英国电信(telco BT)、北欧娱乐集团(Nordic Entertainment Group)、西班牙电信(telco Telefonica)和美国商业广播公司Univision等广播合作伙伴已经获得了2021/2022赛季至2023/2024赛季的转播权。目前看来,他们之后的版权费用存在延迟或分期偿还的可能。

      一切迹象显示,这个赛季欧战的单回合淘汰制只是看上去很美,但未来并不存在可复制性。

      欧联杯的俱乐部分成主要来自于电视转播的版权费。

      哪怕切费林一直不遗余力的为新赛制点赞,梅斯还是认为最主要的阻力来自于商业层面,“在中立的场地上踢球没有吸引力,比赛也被削减了,这种形式不会被延续。这只是欧足联制定的紧急解决方案,目的是留住2019-2020赛季电视转播收入的绝大部分。如果疫情不再出现,我们就不会再看到这种形式的比赛。”

      比赛场次变少,转播商有足够的理由在转播费上讨价还价。对于参赛俱乐部而言,没有主场比赛,不但失去了比赛日收入 ,球迷也会感到不快。这一系列问题都是单回合淘汰制无法面对的现实。

      自降身价,J联赛只为未来发展

      更重要的是,一旦转播费用削减达不成协议,最终伤害的也将是欧足联旗下的赛事乃至整个职业足球。

      毕竟,在疫情的影响下,无论是欧足联、俱乐部还是转播商都深陷泥淖,财政收入的大幅下降让他们不得不寻求开源节流的办法,但最终这也成为各方的矛盾焦点。

      相比于欧冠、欧联赛事,日本J联赛和转播商DAZN目前的谈判顺利许多。

      DAZN与J联赛此前签署的合同覆盖2017年至2026年,价值2100亿日元。考虑到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双方当下对现有合同进行了修订,在延长两年合同至2028年之后,12年合约价值为2239亿日元,平均每年为187亿日元,与最初协议条款下每年平均支付的210亿日元相比,下降了11.1%。

      DAZN集团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拉什顿表示,“这种合作模式鼓励双方共同成长,可以在未来不断复制。”

      或许DAZN与J联赛的变通可以为更多人提供解决当下问题的思路。毕竟这场转播商与欧足联的角力将深深影响未来的体育商业转播领域。

    当下转播商依然在就缺失的场次(单回合淘汰制减少了6场欧冠和8场欧联杯比赛)与欧足联进行协商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